伟大的博弈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三贤文苑权渭南读书札记 [复制链接]

1#
以治疗白癜风为主match

读书札记

文/权渭南

退休后有了自己可控的一些时光,读了一点解读《易经》方面的书籍,特别是通读了曾仕强教授主讲的《易经的奥秘》的编辑成书,精神为之一振,思想为之一阔,虽浅尝辄止但启迪很大;虽触及皮毛却收益匪浅。

朋友的误导

以前在我漠漠的印象中,《易经》是一本宣扬迷信思想的书,是一本用来算命的书,是一本闲极了没事干、懒得看蚂蚁搬家、方可去翻翻的闲书。

学《易经》就一定是学算卦、学《易经》就一定要会算卦,这是对《易经》最大的误解。我以前就是这样误解的。这些误解的来由还得从我的两个朋友的一些闲情逸趣说起。

我有两个朋友,一个在水产部门工作,一个在灌溉单位上班,均为好人,也都是正处级干部。他们应该粗读过一些关于《易经》方面的研究书籍。或许出于开开玩笑、活络气氛的缘故吧,他们给我最直观的印象是经常给人看手相,男士看左手,女士看右手,能从手掌的纹路粗细、走向、相互之间的关联上预测未来,如生死吉凶、婚丧嫁娶、住房搬迁、身体状况甚至两口打架小孩尿床之类,关系近乎的才给看,稍为疏远点的就婉言谢绝了。给熟人看后每次好像都说些似是而非的话。关系特别好的,非要提一些非常确切的问题,逼他们直截了当的表态,这时候、也只有这时候他们就直言不讳,实话实说。从结果上看,他们个别时候有些蒙对了,大部分还是说错了。

宝鸡峡灌区管理局这位李姓朋友,性格开朗,能言善谈。由于住地距“法门寺”较近,业余时间特别是礼拜天经常跟着寺外寺内那些算命卜卦的所谓“大师”凑热闹,颇有心得,耳濡目染了许多“真传”,就经常到同事中热蒸现卖一番,人称“李半仙”。

“李半仙”大我近二十岁,我当时在陕西省三门峡库区管理局工作,我们几乎同时任各自单位的党委书记,由于工作的相同及性格上的投缘、我们总喜欢在一起交流工作,讨论时政,议论天下,可谓忘年之交。有次我们一起到外省出差,随行的还有一位刚从外地调来不久的张姓年长处长,我们三人在飞机上相邻而坐。飞机到万米高空后,张处长一本正经的向李“半仙”说:“老李,人称你是‘李半仙’,今天给我看看手相如何?”老李下意识地就抓住了老张的左手,全神贯注地瞄了起来。我在一旁打讪道:“今天可是在万米高空上卜手相,一定会是高水平。”

“李半仙”瞄了片刻,说了句“手相不错,福大命大!”就一本正经地问:“你想了解哪一方面的问题?”老张煞有介事地答:“你看我有几个子女?几男几女?先后顺序怎样排列?”好家伙,连珠炮般的一连三问。只见老李气定神闲不假思索地回答:“一共三个孩子,一女两男,先生一女,后生两男。”老张哈哈笑了:“三个孩子正确,一女两男也对,只是顺序不对,我老婆是先生两个儿子,最后生了个女儿。你只能是‘半仙’啊!”我在一旁圆场道:“老李算得非常正确,没有差错,是你老婆把顺序‘生’错了……”

水产上这么刘姓朋友,长我一岁,二零零零年仲秋的一个上午,此时我已在省水利厅办公室工作,他来我办公室说完事,临走时要给我看手相。说真的,我对这种事从思想上是抵触的,心理上也不相信,但“人有敬意,须当领之”,就答应了。他拉着我的左手,眯着眼睛看了看,若有所思地说:“你一生要搬够五次家哩!”我笑而答道:“在渭南时在三门峡库区管理局工作搬了两次,一九九八年从渭南搬到水利厅机关家属院已是第三次了,按你说的还要搬两次?”他肯定地回答:是的,还得搬两次!”这次对话就这样戛然而止了。我没有扫朋友的兴,摇了摇头,笑了笑,心里却嘀咕:现住房是砖混结构,没有电梯,我住顶层七楼,且有二老随我居住,上下楼很不方便,,有机会住个有电梯的房倒也顺理成章,再搬一次家是预料之中的事,但搬两次家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所以摇头一笑。

事实是最终结果不幸被朋友言中。二零零五年水利厅在西郊团结东路征了一块地,先后盖了三幢高层,以商品房成本价给职工解决住房,我要了一套。二零一零年五月搬入。按说再不会有“乔迁之喜”了。谁知有些事你就是千方百计去设计也是会“设计漏项”的。

二零一三年水利厅有个想法,想把厅机关搬到西郊沣东新城,规划中和职工住宅相毗邻。这就又动员在职职工以当时的商品房成本价购“楼花”,经厅里动员,同事的拉劝,我想着就把团结东路的房子“置换”为沣东新城。后来由于厅机关的搬迁因故未能成行,我却于二零一八年十月下旬又“西迁”了一回,应了朋友“一生搬五次家”的“吉卦”。

《易经》中充满辩证法

浅尝辄止地读了一些关于《易经》的解读书籍,方知朋友的看手相“八卦”(实际也不是八卦)只是生活中的闲情逸趣而已,和《易经》的本来、本意大相径庭,风马牛不相及。不读不知道,读了这方面的书籍后,我倒觉得《易经》中的很多精髓和唯物辩证法非常吻合和一致。

《易经》实为群经之首,算是中华文明的总源头,应是诸子百家的开始。其大无外,其小无内(大到没有外边,小到没有里边)。《易经》的完成,经历了三位圣人:第一位是上古时期的伏羲;第二位是中古时期的周文王周武王父子(史书算作一人,作为奇数,也为阳数);第三位是近古时期的孔子。

伏羲八卦开创了《易经》之先河,他的“阴阳”理论最先解开了宇宙万事万物最基本的构成元素,即“阴阳”,他创造了八卦图;周文王创造了六十四卦,后被称为《易经》;而孔老夫子则为《易经》装上十只翅膀,作了《十翼》,也称《易传》。

《易经》中讲的“人为万物之灵”和历史唯物主义讲的人力资源在生产力系统中具有重要的主导地位和作用是殊途同归的;书中“求同存异”的理念是只有中国人广大包容的智慧才能思想出来的,“求同存异”的思想在当今之世仍有伟大的现实意义。这不正是中国政府处理国际事务的重大原则之一嘛!

曾仕强教授诠释伏羲八卦图告诉了我们一个宇宙最基本的秘密——“阴阳”是构成宇宙万事万物最基本的原素,天底下的变化,就是阴阳的变化。阴阳是什么?白天是阳,夜晚是阴;天是阳,地是阴;往外张是阳,向内缩是阴。特别重要的一点,阴阳之间的关系是阴中有阳,阳中有阴。

阴阳是相对的,是会变动的。阴阳是一体两面,如影随形。当经常用右手劳作的人右手即为阳,左手即为阴;那“左撇子”呢?左手即为阳,右手即为阴。阴阳又是合一的,又是分不开的,有阴就有阳,有阳就有阴,这样才有生命力,所以叫做阴阳合一。阴阳又是互动的,孤阴不生,独阳不长。正如最近在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