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博弈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Day6ldquo谁能责备他们 [复制链接]

1#

Day6

Reading

股市里的人形形色色

每个人对它的期待都不同

有的人大义凌然,把它当作促进经济的工具,小心维护

有的人心怀鬼胎,只想靠着投机群揽钱财

说不上谁对谁错

因为这是人类区别于其他动物的本质

~在于会制造工具~

伊利铁路的股权争夺战充满了硝烟和血腥,股市操纵者们肆意囤积股票,立法官员们与他们狼狈为奸,而当时社会上屡见不鲜的政府腐败和证券法规定的严重缺失,使这一切仿佛变成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谁能责备他们——他们只是做了他们爱做的事而已”......

(美国伊利铁路股票)

范德比尔特和铁路集团的遭遇战是围绕着伊利铁路的控制权展开的。????在这个时期的美国,纽约中央铁路,宾夕法尼亚铁路和伊利铁路共同支撑着从美国中西部到纽约市的陆路运输,范德比尔特希望在这三条相互激烈竞争的铁路之间寻求妥协,以维持价格同盟可是,对铁路运营毫无兴趣,一心只想操纵股市大发横财的德鲁控制着伊利铁路,这是的范德比尔特的如意算盘屡屡落空。被德鲁惯用的欺骗伎俩彻底激怒的范德比尔特最终下定决心再次动用他曾横扫千军的百万美元——在华尔街收购伊利铁路的股票。这解开伊利股票囤积战的大幕????

(宾夕法尼亚铁路油画)

今天的人们很难想象19世纪中期美国政府的腐败有多么触目惊心。当时美国最为富裕并且人口最多的城市纽约更是如此。由于证券法律法规的严重缺失,在股市中兴风作浪的投机上无一例外地桊养和控制着忠实于自己的法官,而后者则竭尽所能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利来影响股票价格的涨落,为其主子的投机活动效力事实上,股市投机者的博弈在很大程度上变成了一场腐败的立法官员们竞相订立和随意篡改股市规则的游戏。股市博弈的结果,更多地取决于立法官员们侵害公权的无耻程度和技巧高下

(丹尼尔·德鲁肖像画)

范德比尔特开始大量购进伊利股票,同时只是他所控制的法官颁布法令不断地增加伊利股票总量。而德鲁和他的盟友在范德比尔特还浑然不知的情况下,已指使他们控制的法官下达了完全相反的法令,并把大量伊利铁路的可转债券转换成了股票,同时还印刷了数万张崭新的伊利股票范德比尔特控制伊利股票的美梦彻底破碎了,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德鲁和他的盟友在市场上全数抛出了他们刚刚“制造”的“掺水股票”,成功席卷了万美元后逃离纽约。但这场战斗并没有结束,在随后的数月里,双方都继续疯狂地贿赂立法机构以使胜利的天平倾向自己,最终,两败俱伤的范德比尔特和德鲁达成妥协

(美国年证券法---中英文对照版本)

硝烟过后,当人们重新审视这个被疯狂的投机者和腐败的立法者搞得混乱不堪的博弈场时,终于意识到需要修订法律来健全上市公司的股票发行制度,尽管相关的法律还需要经历更多的故事阵痛才会真正来临——直到年股灾后,美国才于年颁布了《联邦证券法》,不过,这将是70多年以后的事情了

文:摘自《伟大的博弈》

贴纸源于秀米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